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

政府需通過干預加速疫苗生產

厄爾岑:疫苗生產商對擴大生產興趣不大,因為會遭受經濟損失,但這對社會來説不是最佳方案。這就需要政府提供補貼激勵或直接干預。

本文作者是呂訥堡大學(Leuphana University)講師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普及的速度太過緩慢,而等待的代價是極為巨大的。目前的生產和採購計劃意味着,需要兩年時間才能讓世界接近擁有足夠為所有人接種的疫苗。這對疫苗生產商而言或許是最理想的,但對社會來説不是。我們需要一套“B方案”。

全世界需要100億劑BioNTech/輝瑞(Pfizer)或有效率超過94%的莫德納(Moderna)疫苗,給50億人每人接種兩劑,才足以在全球遏制這種疾病。但這兩款疫苗2021年的目標年產量合計約為20億劑。鑑於外界對中國、俄羅斯和印度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存在疑慮,很難對這些疫苗做出判斷。因此,大多數國家只能希望依靠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疫苗,這款疫苗也相對便宜,而且易於分發。

牛津/阿斯利康計劃將2021年全年的產量提升至30億劑。但迄今為止它們只生產了約400萬劑。此外,這款疫苗接種兩劑的平均有效率為70%,而試驗設計方面的問題可能會讓美國和歐盟推遲批准。

即使阿斯利康開足馬力生產,同時強生(Johnson & Johnson)、諾瓦瓦克斯(Novavax)等公司的疫苗獲批並投產,全球仍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缺乏足夠的疫苗。然而,每封鎖一個月都會給各經濟體造成巨大損失。這種狀況還會增加出現更危險毒株的風險,正如英國和南非出現新變種一樣。只有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接種上疫苗,這種危險才會消退。

考慮到這些巨大代價,最好的經濟政策是動員和協調全球資源,儘可能快地加速疫苗生產。產能需要擴大,需要的話可以轉包給更多的公司,甚至建立新工廠。如果我們與新冠病毒實際上“處於交戰狀態”,那麼各國政府就應把所有資源集中在這一任務上。然而,關於疫苗生產的一些説法與現實之間存在着巨大鴻溝。

只要有適當的激勵措施,就有充分理由依賴商業生產商。但並不存在這樣的激勵措施。疫苗生產商對大規模擴大生產一點兒都不感興趣。實際上,如果它們這樣做,它們會遭受經濟損失。如果它們提高產能讓全世界在6個月內得到充足的疫苗供應,那麼新建的設施將隨即閒置。與目前的情形——現有工廠在未來數年滿負荷生產——相比,屆時的利潤將大幅降低。

簡言之,當前的疫苗生產計劃對社會而言不是最理想的。必須改變這種狀況,因為快速擴大生產符合壓倒性的健康和經濟利益。更快速的疫苗接種將提供一種公共產品,用術語來説,這是一種私營公司不會內化的寶貴的“外部性”。

有兩種可以更快擴大產能的模式。第一種是政府為生產提供額外補貼,或者為更快的交付提供額外獎勵。這還將讓生產商能夠向供應商支付加快生產的成本。畢竟,它們也不得不通過加班加點來創造新的產能。顯然,這種方式將成本不低,但還是遠低於持續封鎖造成的損失。

即便如此,還是不能保證企業會將生產擴大到對社會最有利的狀態。第二種模式是,政府轉向“新冠戰時經濟”,並下令進行大規模生產。給予專利被使用的公司的補償費用可以在戰勝疫情後再清算。

這種模式也存在風險。首先,我們並不清楚政府能多麼高效地管理這些複雜的生產任務。其次,下一場大流行病來臨時該怎麼辦?毫無疑問,屆時研究人員將競相研發新疫苗。但金融家是否會為他們提供資金則是另一回事。這將取決於政府與企業之間這次達成的最終解決方案。

可能需要胡蘿蔔加大棒的政策組合。可以先推出擴大生產的財務激勵措施。如果財務激勵本身不夠,接着可以進行直接干預,例如政府使用專利或強制許可生產。

不管怎樣,無論是從公眾健康還是從經濟的角度,都無法為非最優的疫苗生產計劃造成的代價辯解。其政治代價遲早同樣將變得無法接受。我們迫切需要一套“B方案”,快速生產足夠多的疫苗以保護我們所有人。

莫里茨•舒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對本文有貢獻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