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經濟

拜登政府有機會扭轉美國不平等加劇趨勢

邰蒂:新冠疫情衝擊下,美國現在有機會逆轉不平等的加劇趨勢,民主黨獲得參眾兩院控制權也提供了立法工具。

在正常情況下,當民主黨令人吃驚地贏得佐治亞州兩個參議員席位進而獲得美國參議院的控制權後,縈繞在投資者腦海中的一個大問題如今應該是:這一結果對未來經濟政策的方向意味着什麼?

然而,現在絕非正常時期。圍繞彈劾和叛亂的爭論不僅讓經濟決策遠離新聞頭條,還淹沒了僅週三一天就有近4000名美國人死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的慘痛消息——迄今為止單日死亡人數第二高的一天。

但隨着大選塵埃落定,投資者最好退一步思考這另外兩則消息的更深遠意義。與此同時,他們還應該思考另一個以“i”開頭的詞——不是“insurrection”(叛亂)或“impeachment”(彈劾),而是“inequality”(不平等)。

美國當選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去年大部分時間都在承諾將解決美國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鑑於這多年來一直是民主黨聚焦的一個關鍵主題,而且美國不平等程度的數據看起來越來越荒誕,這並不令人意外。

德勤(Deloitte)的一份報告指出,過去30年,美國最富有的10%人羣所擁有的財富比例已從60.8%躍升至70%,而最富有的1%人羣所擁有的財富比例已從17.2%膨脹至26%。

更令人震驚的是,德勤補充稱,“新冠疫情對美國收入不平等的影響是,在好轉之前,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目前來看,拜登政府似乎不太可能有能力做任何事情來逆轉這一嚴峻趨勢。畢竟,大多數加劇不平等的因素都不在白宮——無論誰坐鎮其中——的控制範圍之內。

美國總統無法不費力地變出上百萬穩定的中產階級工作崗位,來填補那些因數字化而消失的工作。他/她也無法中止美聯儲(Federal Reserve)的量化寬鬆計劃,該計劃不斷讓富人擁有的資產價值膨脹,即使窮人的家庭財富不斷相對縮水。

但現在可能——僅僅是可能——有一個改變的機會。這部分是因為疫情的衝擊和最近發生的政治鬧劇重塑了人們對何為正常、何為不正常的普遍看法。

的確,投資者最好重新熟悉一下斯坦福大學(Stanford)歷史學家沃爾特•沙伊德爾(Walter Scheidel)在2017年出版的頗具影響力的著作《大調平器》(The Great Leveler)中描述的一個教訓。雖然隨着時間推移人類社會常常趨向於變得更加不平等,但此類趨勢間或會在瘟疫、國家崩潰或戰爭引發的重大重置時刻被逆轉。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美國最後一次反不平等的重大調整。在二戰期間及之後,美國最富有的1%人口在國民收入中所佔比例從16%降至8%。當前疫情可能是另一個調整的時刻。目前美國死亡人數超過36萬,這為人們考慮曾經不可想象的想法提供了一個政治上的理由。

另一個更實際的問題是,民主黨在佐治亞州選舉中贏得的兩個參議院席位,讓拜登所在政黨在美國參眾兩院都獲得了過半數控制權,從而獲得了開始解決不平等問題的立法工具。沒有這種控制權,民主黨只能通過隱晦的監管調整或與共和黨達成協議來推進他們的議程。

儘管民主黨在某些領域仍受到參議院內潛在阻撓者的限制,但他們對國會的控制意味着他們可以考慮採取措施分配財政支持,改革税法,並推動其他結構性改革。這是一個遊戲規則改變者。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