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無需審判,就地槍決” -- 我看Twitter永久凍結特朗普的賬號

李軍:從推文內容控制到賬號永久凍結有多個層級的限制手段可以逐步升級使用,Twitter直接選擇了最高等級限制,其必要性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在我的專欄文章《特朗普是如何被社交媒體全面封殺的》發表不到24小時,Twitter就宣佈永久凍結特朗普的賬號。在我的文章中指出“如果基於通信規範法230條款對特朗普賬號進行內容刪除乃至凍結,必須基於明確的違例內容,否則就涉嫌濫用平台的管理權限。在這一點上Twitter的措施是可以成立的。Twitter明確指出特朗普的違例內容,並承諾在主動刪除違例推文後12小時給予解凍。”

撰文當時,Twitter對於特朗普的賬號有明確的管理訴求,並設定了清晰的凍結時間和解凍標準,這是管理界限清晰的表現。但今天Twitter的永久凍結行為則徹底打破了正常的管理邊界。

首先,作為社交媒體最重要的平台,Twitter在互聯網領域的影響力是不言而喻的。而特朗普作為美國現任總統,有美國憲法保護的言論自由。這一自由應該是雙向的且被相關案例所確認的。

2019年7月紐約聯邦法院裁決,特朗普在Twitter上拉黑別的用户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保護,必須立即糾正。當時七名被特朗普在推特上拉黑的美國人起訴特朗普,司法部派出律師應訴。爭論的焦點在於特朗普的推特賬號是在當選總統前就開設的,是否應當被認為是私人賬號。

法官認為,特朗普的賬號雖然以前是私人擁有,但現在已經事實上用於“治國理政”(is conducting government business),所以不能簡單看作是私人賬號。基於以上理由,特朗普在推特上拉黑美國公民違憲。

該案例的判決説明特朗普在Twitter上已經不是純粹的個人行為,而是混合了政府最高官員的行政治理、事項表態和多方溝通與信息收集的行為。所以,特朗普在Twitter上拉黑別的用户被判決違憲,那麼Twitter永久凍結特朗普的賬號同樣涉嫌違憲,尤其是在特朗普還在任的情況下。

如果Twitter有權徹底封殺特朗普的賬號,這就意味着Twitter擁有了限制美國總統通過社交媒體管理的能力。而這一能力理論上需要經過政府授權才能夠具備。

其次,Twitter在對於管理特朗普推文內容方面的標準不夠清晰,使用限制手段也超出了必要水平。永久凍結賬號是最高等級的限制,Twitter在對特朗普使用時是非常不嚴謹的。

Twitter在約束和管理特朗普的不當言論時,應該清晰劃定界線。對於越界的內容予以處理乃至強制刪除,而對於合理內容予以放行。在這一點上Twitter做得並不好。

特朗普的部分推文內容的確涉及鼓勵支持者參與抗議,乃至宣傳目前無法證實的“選舉舞弊”。但Twitter應該在給出明確界限基礎上加以甄別和説明,以避免“通殺式”的限制。而且從推文內容控制到賬號永久凍結有多個層級的限制手段可以逐步升級使用,Twitter在強調自身風險的基礎上直接選擇了最高等級限制,其必要性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在中國大陸最常用的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我們可以觀察到多種不同級別的內容管理手段。比如事後控制 -- 一旦內容過線或引起大量投訴就強制屏蔽;比如事前控制 -- 內容提交後進行人工審查,確認內容正常後再設為公眾可見;比如在內容上加以強制標籤説明等等。對於反覆違例的賬號逐漸進行臨時凍結並依據後續表現逐漸升級或降級。這些管理手段都可以幫助社交媒體平台構建緩衝區,最大程度保護用户的言論自由 -- 當然是在違規界限清晰的基礎上。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